1)1504. 重新相认_飞越泡沫时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围绕在松浦胜人身边的男男女女们,大多数是同一种人。在这些人当中,无论滨崎步想与不想,她都是最显眼的那个。然而,这一点,当她置身其中时,自己是意识不到的。

  此时此刻,岩桥慎一落到她身上的目光,提醒了她这一点。

  少女内心一阵战栗。尽管岩桥慎一的目光并不刺眼。

  明明想象过被岩桥慎一抓个正着的场景,甚至,曾在心里有过这样暗暗的期待。可是,事情真的发生,滨崎步只感觉到大脑一片空白。周遭没有失去声音,她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和喘息,只能感受到内心的阵阵战栗。这比周遭陷入无声寂静,更让滨崎步感到难以承受。

  今时今日,此情此景,在这里遇到岩桥慎一,滨崎步无地自容。

  内心的战栗,令她的情绪在胸中激荡,迫切想要寻找一个出口。然而,岩桥慎一停在她身上的目光不动声色,既不含责怪,也不含鼓励。

  这个社长桑,他让人猜不着正在想什么的时候,是他最可怕的时候。

  滨崎步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,似乎是第一次在岩桥慎一身上,感受到“可怕”这个词。但实际上,岩桥慎一其实什么都没有表示。

  可怕的不是她猜测中的岩桥慎一的情绪,是她自己的内心。

  要是岩桥慎一的情绪有所外露,滨崎步反倒能安心。无论是在他面前流露出羞怯,还是鼓起她不良少女的劲头,向他示以反叛,心情都能有个落脚之处。可岩桥慎一的目光在她身上只是短暂停留,立刻就移开了。

  滨崎步有一种连碰壁都是碰在棉花上的无力感。旋即,内心的战栗,被一阵委屈替代,仿佛成了个被抛弃的孩子。

  可是,她却失去了对岩桥慎一使性子的资格。

  过去,滨崎步想象着当个叛逆少女,挑战岩桥慎一的权威。可是,一旦她的想象破灭,留在眼前的,就只剩一个残酷现实:

  她正瞒着岩桥慎一,和另一个制作人来往。在岩桥慎一不再提起让她唱歌的事之后,现在,她正和另一个想让她唱歌的人来往。

  当反叛不再,此情此景,就成为了背叛。

  滨崎步为这样的认知无地自容。

  那一边,岩桥慎一已经坐下来,和松浦胜人聊起了天。

  ……

  松浦胜人与小室哲哉,这两人为同一场流行拾柴加火,却面和心不和。岩桥慎一居于其中,心知小室哲哉野心愈发膨胀,松浦胜人也不是盏省油的灯,对松浦胜人的邀请心中有数,猜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  饶是做好了准备,却也没想到,松浦胜人的包厢里,有滨崎步一个位置。

  冷不丁瞧见她站在包厢里,岩桥慎一心里不由冒火。他想起那个晚上,自己晚归和滨崎步碰个正着的事,这个少女身上日渐沾染的不良气质,以及此情此景,证明了这场叛逆持续已久。

  然而,包厢里的年轻男女们,又只有滨崎步看上去和旁人不同。

  岩桥慎一压住火气,不看滨崎步,更不看在场的其他人,只和松浦胜人说话。松浦胜人身在他自己的城堡当中,不由得展现出一种绝对的自信。他轻佻地说了句:“小室君时常带他的‘灰姑娘’到这里来。”

  请收藏:https://m.dd08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